因为《建筑》,我成为业内名人



      缘于一部《聚焦中国民工》,我被誉为“中国农民工问题专家”;缘于一部《聚焦中国建筑业》,我也成了业内的“名人”和“名家”。

陆汉洲:因为《建筑》,我成为业内名人

      一个缘字,寓意简单又深邃。人与人、人与物之间,或许总有一些命中注定。

      恍若茫茫人海中的相遇、寂寞旅途中的牵手。结缘《建筑》,是我人生之幸。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精彩的人生。我人生凸显的精彩为“人生三部曲”:

      一曰军旅人生。我有近20 年的军旅生涯,它铸就了我坚韧和执着的性格。铁血男儿的执着追求,影响和成就了我的一生。

      二曰文学人生。青春年少时的作家梦、文学梦,一做四十余载,一个13 岁辍学的农家子弟,9 岁叩开了中国作协的大门。作家梦、文学梦,成为我一生的精神追求。

      三曰建筑人生。从部队转业至建筑业企业,在高耸的脚手架下穿行了近30 年,建筑业苦、脏、累、险,可它成为我幸福一生的职业支撑。

      “人生三部曲”中,军旅人生是山石一样坚实的基础,文学人生是叮咚不竭的山泉,建筑人生是绚烂瑰丽的彩虹。没有军旅人生和文学人生的铺垫,就没有我建筑人生的精彩篇章。

      故乡启东,是闻名遐迩的中国建筑之乡。我转业后从业的建筑企业,是享誉中外的“南通建筑铁军”的一支劲旅。即便中途曾有几年在市建筑行业协会负责秘书处日常工作,接触的也是建筑铁军。

      铁军将士可敬可叹的那些事儿,工地上常常凸显闪光点的那些事儿,抑或建筑企业老总及其农民工兄弟憋在心里头的那些事儿,在一个憧憬着文学梦的我眼前,都可以“秀”成令编者和读者都喜欢的鲜活灵动的文字。

      于是,我结缘《建筑》。从结识贾衍邦总编辑开始,这十多年来,以文会友,与建筑杂志社的许多编辑记者老师在文字交流过程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如张波、居吉荣、金香梅、汪法频、李国彦、张娟、李小燕,还有马红、欧阳东、肖华文、黄荔、要清华、张静、童雅琴、洪鸿等。有的虽已离开建筑杂志社多年,但其中有的我们至今还有联系。

      我从16 岁在地市级报上发表新闻稿、24 岁在省级报刊发表文学作品处女作始,笔耕至今已近50 年,其中在文学的追梦路上跋涉了整整40 年。前后创作各类文学作品300 多万字,出版文学专著11 部,大部分内容与我从事的建筑业有关,而文学创作的爆发力是在结缘《建筑》之后,推出有影响、有价值的作品,也是于结缘《建筑》之后。

      颇具影响的长篇报告文学《聚焦中国民工》和论著式报告文学(这一提法由南通大学文学院教授徐应佩提出)《聚焦中国建筑业》,都是在《建筑》的阳光和雨露的沐浴与滋润之下结出的文学硕果。《聚焦中国民工》获评南通市政府文学奖二等奖。

缘于一部《聚焦中国民工》,我被誉为“中国农民工问题专家”;缘于一部《聚焦中国建筑业》,我也成了业内的“名人”和“名家”。一家都市文化报为我开辟了专写农民工的“走天涯”专栏。

      在贾总的关注和关心下,2004 年第2 期《建筑》发表了我的《被“拖欠”施工企业老总们的难言之痛》。对这篇文章,当初曾有些争议。2003 年12 月下旬,我首先将它发给了《瞭望》周刊。该刊面对全国媒体一轰而起的为农民工维权呐喊的舆论潮,认为发这篇有些不合时宜:人家都在呼唤为农民工维权,你怎么在这个时候讲老总们的难言之痛呢?于是,我将此稿同时给了《建筑》和《中国建设报》。贾总看后当即认为,这是一篇好稿子。由于2004年第1 期《建筑》已经排定,便决定第2 期发(1 月20 日刊出)。戏剧性的变化是,作为周六报的《中国建设报》,决定于2004 年1 月5 日(周五)三版头条发。《瞭望》编辑听说后,对我说,能否与《中国建设报》商量一下,让我们《瞭望》发了以后他们再发。《瞭望》是每周一出刊。

      如果让《瞭望》周刊先发,《中国建设报》就得在下周二以后再发。《瞭望》周刊同意发当然是好事,因为《瞭望》周刊影响大,尤其是该刊出刊后要在第一时间送达中共中央总书记和国务院总理办公室。但我总觉得这么做有些欠妥—我怎么去对《中国建设报》的编辑老师说?一晃十年多过去了,每当我想起这件事,就不由得敬佩贾总的好眼力,好稿一眼能相中。

      缘于这一篇稿子,贾总发现了我的潜力。那天,在贾总办公室,他便和我一起探讨开了建筑业当前面临的诸多问题。

譬如,农民工、开发商、包工头、招投标等,当前,无论是行业还是社会,这些都是关注的热点。如果以独特的视角(“譬如说‘我眼中的什么什么’”—贾总原话)去反映和解读这一系列的问题,就能在业内和社会产生不同凡响的效果。

于是,我以笔名北沙署名的《我眼中的民工》《我眼中的业主》《我眼中的招投标》等一篇篇稿子陆续发给了《建筑》。

      贾总和时任《建筑》主编马红、副主编张波面对严肃的政论式的评说和灵动的语言所构筑的精彩文字,连连称好。于是,从2004 年第6 期起,《建筑》开辟了“第三只眼”。这一栏目,虽然不能说是“北沙专栏”,但几乎登的全是北沙的《我眼中的……》系列。“第三只眼”这个栏目,从2004 年第6 期到居吉荣任建筑主编后的2005 年第10 期改版时该栏目撤销,共发稿14 篇,其中发署名北沙的《我眼中的……》系列13 篇。

      改版后的《建筑》不再设“第三只眼”栏目,类似的文章后来在新设的“观察”“关注”“热点评说”“记者析评”等栏目发表。2007 年4 月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的32 万多字的论著式报告文学《聚焦中国建筑业》43 篇文章,90% 是《建筑》2004 年至2007 年初发的稿件。

      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建筑杂志总编辑贾衍邦作序的我的《聚焦中国民工》于2005 年1 月问世后,深受广大农民工的欢迎,被许多农民工把它当作维权的指导性读物。河北籍的一个农民工群体,为了维权,争讨多年被拖欠的工资未果,便在位于西单的北京图书大厦买了这一本书。看到序作者是《建筑》杂志社总编,就直接到杂志社找贾总,这是题外话。而对于由中国经济出版社出版,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建筑业协会副会长张青林作序的《聚焦中国建筑业》这一部专著,则被许多建筑企业的中高级管理人员视为职业指导手册,这几年,陆续有建筑企业老总或专程开车或打电话找我要买这一本书。

      中国浩瀚的汉字堆里有“慧眼识宝”这个成语。对于贾总和建筑杂志社团队的眼力、眼光,可称“慧眼”,毋庸置疑,我却只是一块糙劣的山石,是经贾总和建筑杂志社团队的雕琢,才成了一尊值得一看的精美玉石。

      建筑杂志社主办有《建筑》和《城乡建设》两刊。2004 年11 期的《城乡建设》,创刊以来破天荒地以15 个版面的篇幅,发表了我3 万多字的论著式报告文学《聚焦政府工程款拖欠》。2004 年11 月5 日,《城乡建设》出刊当日,该文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早上06 :30“新闻和报纸摘要”和中央电视台07 :15 的媒体广场节目分别进行了摘播。12 期《城乡建设》对该文在行业内和全国引起的反响进行了跟踪报道。

      这也是我结缘《建筑》后值得回望的一个亮点。2005年11 期《建筑》,一共发了我撰写的4 篇稿子。“关注/ 热点直击”栏目,发了我署名北沙的一篇访谈《企业发展道路上的一只拦路虎—南通二建集团董事长陈建年谈无休止压价》,该栏目同时发了我撰写的本刊评论《面对老总们焦虑的目光》;“经营/ 企业风采”栏目,发了署名特约记者陆汉洲的另一篇访谈《激活内部机制 铸造企业辉煌—谈江苏博圣集团董事长周谓新》;“互动/ 有话直说”栏目,发了《建筑》委托我组织座谈、撰稿、组稿的读者热评改版后《建筑》的10 个人发言,其中有《江苏建筑业》特邀编辑王广达,南通市建协秘书长康景丽,启东市建工局局长、党委书记施展,等等。包括“互动”栏目在内,一期《建筑》发了一个作者4 篇稿件,可能不多见,我对此心存感激。感谢《建筑》对我的看重和信任。

      《建筑》不仅是我人生追梦之旅中的一道瑰丽彩虹,也是凌空腾起于建筑企业发展之路上的一道瑰丽彩虹。2008 年起,我所在的江苏南通二建集团在集团内部实行了以项目利润分红为实质、以项目模拟股份制为实施载体、以绩效考核为特征的项目公司化管理新模式。2010 年17 期,《建筑》在关注/ 特别报道栏目,发表了我撰写的南通二建集团九公司《股份制•文化力—项目管理的战略创新》一文。并在卷首以《经济文化双支撑 项目管理创奇迹》为题,发表了“无言”撰写的“建筑时评”。此稿一发,即在行业内引起反响。一些知名企业陆续与建筑杂志社贾总和李国彦主编联系,前往我集团所属驻北京九公司参观考察学习交流。并由此引起了中国施工企业管理协会的关注。2013 年6 月28 日,中施协在北京召开了南通二建集团项目公司化管理研讨暨现场观摩会,对项目管理空前的关注度,使原计划的200 人会议规模,结果远远超出预期,达700 多人,有的企业一共来了20 多人,甚至30 多人。一个会场容纳不下,又以视频形式增设了分会场,还不行,就在过道上加坐,甚至有的就靠墙站着。因参会人员入住的宾馆住不下,后被安排到了会场周边的三个宾馆。

      会后,陕西、宁夏、浙江、山西、江苏、广西等省、自治区有关协会和建筑企业纷纷要求前来观摩或请南通二建集团有关领导前往介绍。

      源于《建筑》发表的这一篇项目公司化管理经验性稿件,经中施协推动,在业内产生了不小的正能量效应。《建筑》紧紧抓住时机,为放大这一项目管理成果效应、实现行业效益的最大化,担当起了行业主流媒体的应有责任。2013 年《建筑》19 期“观点”栏目主持人张娟策划并推出了占有12个版面的南通二建《项目公司化管理续写创效神话》的一组稿件,包括南通二建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陈建年的《“四个注重”成就项目公司化管理》,南通二建集团九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秦建秋的《项目模拟股份制使得管理效益最大化》,南通二建集团八公司董事长姜明、总经理黄佳兴的《项目模拟股份制解决了机制体制问题》,以及两位专家的点评。此举使南通二建集团项目公司化管理经验通过《建筑》这一个平台,在业内得到了进一步推动。

      这些年来,作为读者和作者,我为《建筑》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建筑》却给了我和我们的企业很多很多。我多次获评建筑杂志社优秀记者,并于2005 年和2013 年两度荣获优秀记者“突出贡献奖”。《建筑》是我的良师益友,我在文学上的许多创作成果,受益于《建筑》的历练和提升。尤其我退休后在南通二建集团从事企业文化工作,《建筑》倾情给力我的事业,始终在发挥不能用简单的语言表达的效应。2013 年,我荣膺全国工程建设行业报纸十佳主编称号,无疑也有《建筑》的功劳!

      缘是金,黄金有价缘无价。缘是福,《建筑》之福我之福。

      在《建筑》创刊60 周年之际,我衷心祝愿《建筑》的未来更美好!


赵光辉

上一个:

下一个:

彭松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