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脉相承的守望



      建筑杂志创刊60年之际,有幸请到80多岁的老总编彭松琴,听彭总聊聊杂志社岁月的半生典故,以励吾辈。

彭松琴:一脉相承的守望

本刊记者 / 张 娟

自建筑杂志1954 年创刊,60 年来,建筑杂志社肩负着“贯彻建设部部党组的方针政策,指导业务交流经验,推动建筑业改革开放”的大任。60 年来,这一使命被建筑杂志社的同仁们传承下来,守望至今。建筑杂志创刊60 年之际,我刊有幸请到了老总编彭松琴,听彭总聊聊杂志社岁月的半生典故,以励来者。

彭松琴,1959 年之前是《建筑》杂志的一名热心作者,1959 年任建筑杂志编辑,1983 年任建筑杂志社总编辑,1990 年退休。

老总编80 多岁,鹤发童颜,风趣健谈,他就坐在我的对面,而我们之间横亘着几十年的时光。从老总编得知,在历史的洪流中,建筑杂志也曾辉煌卓越,也曾颠沛流离……

历经两次停刊。纵观建筑杂志的成长史,建筑杂志曾经历过两次停刊—1963 年停刊时长一个月;1965 年,建筑杂志改名为《建筑通讯》。1966 年文化大革命,《建筑通讯》停刊,这一停长达10 年,直至1979 年10 月复刊。

月刊与半月刊的变动。第一次停刊(1966 年)之前是半月刊,到第二次复刊(1979 年)后是月刊,直至2005 年创办半月刊至今。

建筑杂志发行高峰。1980-1982 年发行量很大,订数最多达一年6 万册。当然,为了保持印数,杂志社会贴补一些广告费资金。后来,出版界百花齐放,建筑业类似的杂志很多,每个专业都有相关杂志。这样,慢慢地,建筑杂志的读者群就分散了,这也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为了吸引读者,建筑杂志只有从提高杂志质量入手。

建筑杂志推动建筑业改革。在谈到建筑杂志推动建筑业改革时,彭总说,印象最深的是针对建筑业冬季不施工的现象,呼吁冬季施工是一个大选题。客观上,冬天太冷,施工效果不好,质量不好保证,容易冻坏,工人装备条件不好,不利于施工。在解放以后,尤其是建设部成立以后,整个冬季不施工,时间有些浪费,当时,经济建设要大踏步前进,就要速度跟得上,就要提倡冬季施工。这首先要从改变观念开始,学习苏联,除了改变观念,还需要有一套管理和技术措施,工人也要有防寒措施。所以要大力宣传,加大宣贯,在改变人们根深蒂固的观念方面,杂志做了大量的推广和经验报道。现在,冬季施工的经验已经很成熟了。但刚推行时,是需要循序渐进的。

 还有南方雨季施工一例。建筑业如果雨天不作业,会浪费很多时间,而且南方的雨天不像北方,常常一场雨一下就是很多天,连绵不断地下,工人们歇雨季一个月甚至几个月都有可能。如果不施工,就浪费了雨季的时间,那么,建设部就提倡雨季施工。雨季施工与质量安全、工人安全的问题如何衔接,怎么保障?通过在杂志上慢慢推广提倡,就把这个事儿普及了。现在,雨季施工早不是问题了。

办杂志过程中的遗憾。建筑杂志也常常会跟着犯一些错误,比如,1958 年大跃进时期,没有经过调查研究,在杂志上也刊登过一些文章跟着呐喊;比如,要压缩3/4 工期,“不用水泥、不用钢材”等四不用。“现在想想,我们当时也认识到是不对的,但也是无能为力,这些事情现在想想只能是遗憾。”彭总多次表示遗憾,而现在的我们都能理解,毕竟在当时那个政治洪流里,个人觉醒的力量多么微乎其微啊!

彭总说,曾经几天之内,他亲眼看到过两场灾难,其中一个是株洲市郊区的一个车辆厂,大跃进时期要搞一个铸钢车间,可想而知,铸钢件要化钢水、铸铸件,那么,这个厂房结构一定要耐火耐高温的。当时结构设计是要做钢结构,后来,觉得搞钢结构需要两三年,太慢了,不行!所以要把钢结构改成部分钢结构,那就改成了钢结构混凝土。这样还不行,还要快!最后,改成了:下面是砖柱子,上面是模架的结构。除了速度快,管理上也跟不上,最终几十平方米的模架哗哗地倒了下来,现场的声音吓得人都魂飞魄散,当场就死了七八个人。这些事故说到底都是当时的领导头脑发热,认为越快越好,现在想想,那时候很多高楼“四不用”,简直是胡闹!当今,任何时候都要依靠科学,以人为本,不能不遵循事物的客观规律,想当然地缩短工期,为所欲为,是要付出生命的代价的。

为建筑工人的待遇呼吁。现在建筑工人,有的工地连个食堂都没有,一天三餐都是随便吃的快餐,饭可能会管够,菜都是一个人一勺烩菜,很粗糙的,谈不上什么营养和味道。洗澡的地方也没有个像样的澡堂。但过去,建筑业工人生活还是相当好的,比如热水一天24 小时要有,每天都洗澡,工棚里没有任何异味。以前的工人都是单位的正式职工,现在都是受包工头管制的农民工,那时候的工人,是单位的主人翁,是为国家做贡献的,精神面貌跟现在都是不一样的。当然,当时政治思想工作也做得很好。相比之下,现在的工人是挣钱养家的,哪会有什么主人翁的责任感?

“仔细想想,国家相关部门什么时候真正关心过这些农民工?发不出工资来就管了?其实在管理欠薪之前,有很多事情是需要管的!”彭总说到农民工的现状问题,有些激动,这是他的职业敏感与责任,也是心底对弱势群体的大爱。

“现在建筑杂志面貌不一样了,内容和排版都是多样化了,丰富多彩,进步很快。”彭总虽然退休了,但常常关注建筑杂志,就像关爱他的一个后辈,彭总总是给我们及时的鼓励,感谢彭总!

谈笑间,风云已几多变换,建筑杂志历经了几任领导,杂志的内容和面貌与时俱进,唯一不变的是同仁们把杂志做好、服务行业的决心。

继承荣光,再续辉煌,为了一脉相承的使命,大家,一直在努力,在守望。


陆汉洲

上一个:

下一个:

缪华昌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