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岁事业•百年大计•思维王牌



《建筑》杂志创刊60 周年可喜可贺。

      60 年怎么走过来的? 60 年后的21 世纪的路又是如何走法?回顾和展望是十分必要和有益的。

作为《建筑》杂志57 年的读者,对于《建筑》杂志可谓情有独钟,其受益终生感谢。1957 年,我进入大学开始学习建筑学专业,接触到的第一本综合性的建筑专业期刊便是《建筑》杂志. 它是没有围墙的大学,一直是我的良师益友。后来,还真是有缘,我竟然成了它的作者和编者。但是,《建筑》杂志的生命差一点就终结在我作为编者的时期。

      那是1989 年10 月的事情。

      老一点的编辑部同仁可能知道这段曲折的往事。1989 年10 月份,整顿部属报刊,主张把《建筑》并入《城乡建设》。在此《建筑》存亡未定之际,我希望能够“处于死地而后生”—10 月23 日,我就此事专门给肖桐副部长写信,附上杂志社刊物情况的报告。肖副部长圈阅后当即作了批示,并让刘举秘书送给我。肖部长的批示为:“已阅。建筑杂志已有30 多年的历史,建筑是部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刊是专业刊物,建设的观念、工程建设的观念都代替不了建筑的观念。历次整顿刊物,建筑都未动过,去掉太不合适。请予考虑,留情。”

      得此批示我如获至宝,即送部里。大概,正是肖部长的批示的支持,使处于“而立之年”的《建筑》得以绝处逢生,我也庆幸逃此一劫。

      肖部长高瞻远瞩,从部工作全局出发的批示,当时对我思想的启发和工作支持力度极大,让我没齿不忘:他批示后,还让刘秘书当面告诉我,如果部里真要撤掉《建筑》,可以拿到他当时主管的建筑业协会来继续出,让我放心!“建筑”是万岁事业,是《建筑》杂志创刊时朱德元帅的题词。建筑是万岁事业,这多么语重心长呀! 60 年来我们是否一直当作“万岁事业”来办呢?

      百年大计,质量第一,这是自古以来很传统的提法,几乎尽人皆知,我们又做得如何呢?这个标语仍然随处可见,可行动实践中却在不断变形—施工要集中兵力打歼灭战,涉及到要快速设计、现场设计,而且无论什么工程往往都变成“献礼工程”,要提前完成,后来“时间就是金钱”的大字标语也赫然入目地进了工地……难道,“百年大计,质量第一”这个比“万岁事业”小100 倍的标准也过时了吗?

      现在,许多工程设计的周期非常短,比以前的所谓快速设计、现场设计的时间还要短。这是为什么?记得有一段时间强调过:“设计是工程的灵魂”。然而,为时不久,还是平方米产值挂帅,这是否是我国短命建筑、丑陋建筑数量之多、规模之大高踞世界第一的重要原因呢?

      “支柱产业”,仅仅从GDP 产值角度,说建筑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的提法值得思考。建筑是人类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本需求,因此必须从民生的物质和文化精神需求这两个方面去考量。面对那种单纯从经济角度强调房地产开发是支柱产业,甚至于出现什么“只为富人盖房子”、“房地产决定城市”的错误观点和错误思路。《建筑》作为有导向作用的建筑界主流媒体,也需要回顾和总结,我们在这些方面做的工作够不够?

      老子曰: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之物生于有,有生于无。这就是提醒人们,要倾听和思考不同的意见和声音,才能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这也是笔者以上提出几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并且从标题就强调思维的王牌作用的原因。

有人讲,学历是铜牌,能力是银牌,人缘是金牌,思维是王牌。我同意这种定位,因为,思路决定成败。应当是思路管财路,而不应当是相反。思路正确,可以开出财路,思路不对,有钱也不一定用的地方对。《建筑》期刊作为文化媒体,有没有统管工作全局的主导思想?思维水平如何?这也是杂志质量高低优劣的分水岭。《建筑》杂志坚持到现在不容易,要敬畏过去,珍重未来。


缪华昌

上一个:

下一个:

汪法频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