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五年,我们永远怀念


文/汪法频





这是京城一个满月的夜晚。

遥望南国,浩浩天空没有一丝尘染。我忽然想,2005年春天一路向北走进京城之后,文学对我居然还是一种爱好,而编辑反倒成了职业,一切好像在梦中一般。    

我曾有幸担任过《建筑》这本期刊的副主编、执行主编和主编,在差不多五年的时间里,编辑并发表了一些作品,有自己的,但更多的是别人的。它们像人生的又一种花朵,一并在我耕耘的田野里开放,别是一种景致。我想,耕耘的汗水渗入了泥土,因之浇灌出的花朵,应该是永远艳丽,不会凋谢的。

旧的时光离我们悄悄而去。匆匆焉,《建筑》半月刊走过了第一个春夏秋冬。

春,是多情的,把满世界的关爱铺成绿的路,让我们长出新芽并得到温存的呵护。我们因此拥有了生命深处律动的乐章。

夏,是热烈的,将虔诚的想往拉成一张弓,让我们心连着心,手挽着手,在建筑的天地,彼此挺立如洞射之矢。

秋,是充实的,用沉甸甸的思想与智慧搭成天梯,让我们步履坚定地走过风,走过雨,走过了最初的孤独与彷徨。

冬,是冷峻的,以善良的严酷和威仪的理性,让我们匍匐于脚下的土地,在心智与心智之间,吹出了东方建筑短笛的脆响。

新的岁月向我们款款走来。转瞬间,《建筑》半月刊已站在又一道新的起跑线上。

我们依旧渴盼春,渴盼春的滋润。在紫燕的呢喃之中,我们将尽情筑巢于建筑的椽梁,吮吸知识的琼浆。

我们依旧想往夏,想往夏的挚情。在密密的建筑之林,我们将精心做一只高亢的知了,生生息息为您呐喊,为您歌唱。

我们依旧憧憬秋,憧憬秋的厚实。在雕梁画栋之间,我们渴求做一根坚实的墙柱,歇满智慧的小鸟,不断放飞新的希望。

我们依旧拥抱冬,拥抱冬的春意。在红墙绿瓦之上,我们心存感念,真诚邀约,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始终与您一道展翅,一同飞翔!

—2007 年第2 期《建筑》卷首

2006 年10 月,《建筑》下半月刊创始人团队中的三位成员洪鸿、张娟、童雅琴,与我一路同行,在总编辑贾衍邦同志的率领下,克服意想不到的困难,终于走进一片蓝天。此时,《建筑》采用我策划的方案,由月刊改为半月刊整整一周年;我们择地小聚,百感交集。动情之至,我以《相拥春秋,一同飞翔》为题,即兴写了如上短文。

许多自己的文字刊在《建筑》上,大抵都模糊了,独此短章记忆犹新,就像是对一个婴孩的周岁纪念那样刻骨铭心。

《建筑》是一本大书,在其半个多世纪所累积的浩浩长卷中,这是不甚厚重却是崭新的一页—我们靠瘦弱的双肩挑起一副不轻的担子,将一根历史的接力棒涂上一抹淡淡的金色,让前行的路有了新的起点与动力。这不能不说是我们这个小小团队永远的骄傲与自豪。我记得,一本下半月刊创刊号,我们精心打造了60 个日日夜夜。大家一个字一个字地斟酌,一个标题一个标题地制作;就连标点符号,也不放过,硬要逐个逐个地审校。更让人难忘的是,其中不少文章还是我们深入一线采写的。在塔吊林立的施工现场,童雅琴五进五出成就“建筑警笛”栏目开篇;在“有情驿站”,张娟秉烛大写而成精彩;在“缤纷人生”,我含泪写下一个女建筑研究生之死引起轰动;而洪鸿豪气冲天,冒险采访,重磅推出了有关假资质的负面报道……

我们自誉为“东郊一族”,常常轮流集聚在每个人的家里,一道策划,一道讨论选题,一道选稿、改稿;有时候,为了一个问题甚至争得面红耳赤,不可开交,但之后,大家依然同心协力,依然彼此牵挂。在独特的人文环境中,我们是拓荒者,为自己也为一个大的“家庭”一同呼吁,一同呐喊。

我们用苦耕的经验与积累,还有火一样的热情,潜心编辑着这本行业读物。然而,正是这个自己构筑的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舞台,却让我们时时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所以,当一群人的歌唱在某天突然喑哑之时,大家似乎早知道结果一样,异常冷静,没有谁怨艾,更没有人忧伤。

这是一种过程和不能抹去的印迹,是必然,也是完成使命后的结局。我们接过先辈手中的犁铧,耕耘了不过短短五年。但正是这五年,“东郊一族”像一块原生之铁,在一个唯有自己才能深刻体悟冷暖的熔炉,接受了难得的冶炼,淬出了生命怒放的火光,拥有了共同丰饶的岁月。

一个五年过去,又一个五年到来。《建筑》在岁序更替中辉煌接力;我们在欢笑和泪水里慢慢成长。光阴如白驹过隙,当彼此在新的单位、新的岗位度过一个又一个五年时,“东郊一族”当初温暖的团聚和匆匆的分手,是否还印在那正编辑着文稿还来不及收拾的各自的案头?

其实,人生有很多个五年;其实,人生并没有太多的五年。我们记着去时的路,也记着来时的路。因为《建筑》,我们结缘;因为《建筑》,我们丰满;因为《建筑》,我们让感恩的心结出永远怀念的果实。

现在,我站在朗朗月光下,忽然深深地深深地想起她们—“东郊一族”!一些甜蜜的苦寒的记忆,连同那些开在自己田野里的花朵,突然一起跃动起来。而就在这样的跃动之中,我看见她们——我的永远的伙伴,微笑着奔向远方。她们的脚步是那样坚定而轻盈,身姿是那样沉稳而飘逸。

我知道,在一个新的起点,这些记忆与花朵一定是我们追逐理想的信念,也一定是我们开创未来的火把,就像今夜的圆月,永远照亮在我们的心空。







顾孟潮

上一个:

下一个: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