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冯 奎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近日联合印发《关于促进劳动力和人才社会性流 动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意见再次强调了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要破除妨碍劳动力、 人才社会性流动的体制机制弊端,使人人都有通过辛勤劳动实现自身发展的机会”,围 绕创造流动机会、畅通流动渠道、扩展发展空间、兜牢社会底线作出顶层设计和制度 安排。

 

社会性流动的政策框架初步形成。从经济、社会、人的全面发展提出流动的长远 意义,而且初步形成的这样的框架体系,有利于降低失业率,包括季节性失业、摩擦 性失业、结构性失业等,充分的社会流动有利于解决这些问题,让劳动力资源得到充 分配置。长远意义和直接意义都非常突出。

 

现有人才流动的一个突出障碍,是很多城市的劳动力市场还存在多种歧视。如就 业歧视,不是某城市的户籍,就有很多工作不能做;如福利歧视,虽然可以在当地工作, 但在教育医疗及其他公共服务方面,无法完整享受到本地市民待遇。

 

所以,关注户籍,就是因为户籍背后有大量附带福利,它存在于地方的许多规章 制度上,这些规章制度很多又是隐性的,这就给就业者造成了许多实际障碍。

 

就业优先创造更充分的流动机会。一方面就业优先,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就业机会。没有就业机会,社会流动就没有目标。为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就得统筹考 虑知识密集型、劳动密集型、技术密集型等就业岗位,而不是简单地说引入高科技。 另一方面,就业牵扯到很多中间环节形成的梗阻,如劳动力市场存在的城乡分割、所 有制分割、单位分割等,必须通过改革破除梗阻,这也是改革的一项基础性工作。

 

社会流动是有效投资的“指南针”。哪里流动人口多,政府就应该在那里更多投 资基建设施、公共服务。应该引导企业家在这些地方参与到基本公共服务的提供当中。

 

 


2020年04月03日

革故鼎新 开辟未来 ■ 本 刊
“党建+”无往不利 ■ 叶昌元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宽大城市落户条件 让人才自由流动 ■ 冯 奎

添加时间:

分享到: 微信 QQ好友 更多 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